标题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视频中国> 版权区> 媒体动态

“路遥文学奖”2016年度中国长篇小说排行榜

发布时间: 2017-01-19 15:49:26  |  来源: “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  |  作者: 苏娜  |  责任编辑: 苏娜

    一年一度的“路遥文学奖”中国长篇小说排行榜榜单今天新鲜出炉。

    盘点2016年度全国长篇小说创作情况,“路奖”评委开出的榜单是:

    第一名

    作品:《软埋》

    作者:方方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期刊:《当代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3期

    《人民文学》2016年第2期

    方方说:“现实主义小说这条路,是根本没走完。”《软埋》是方方从新写实向真正的批判现实主义书写的重大跨越。《软埋》的意义不在于突破了某个敏感题材,而是它叙写了一个人内心的苦斗,写出了一部《罪与罚》式的记述人类精神战斗的作品。

    读懂第一章“自己跟自己的斗争”,才能理解对丁子桃来说,活着得下多大狠心。丁子桃求生的本能有多强烈,胡黛云带给她的罪感就有多深重;丁子桃斩断过去的渴望有多强烈,胡黛云传递给她救赎的希望就有多渺茫。

    作品在选择记忆还是遗忘历史的疑问中,隐藏着更深的文化困惑:陆子樵等被旧文化化育过的人死了,胡黛云虽生犹死,我们的文化还活在哪里?当我们站在文化的迷途中茫然四顾的时候,方方把我们带到了文化垮塌的源头。“不要软埋!”是方方发出的文化吁求,也将是全民精神觉醒后发出的呐喊。

    第二名

    作品:《出家》

    作者:张忌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期刊:《收获 长篇专号》2016年春夏卷

    《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6期

    作品在方泉回家——出家的抉择中,同时打开了尘世与佛门两扇门。在尘世,方泉用力用心,赚到的是几百、几千的钱,根本填不满家庭的日常开销这个大窟窿;在佛门,方泉动辄几万、几十万地赚钱,钱多得他不敢拿,怕伤了自己的福报。周郁为了帮方泉拉出资人,满嘴跑马,把假和尚说成了真活佛。佛门里的欺诈、贪欲如同尘世。方泉最后决心抛弃秀珍和孩子们出家,他已经分不清是为了天空的愿望还是尘世的野心,因为他面对的佛门已经如同尘世。

    作品难得的是始终能够贴着地面写人物,人物的情感描写真实、自然、丰满:作恶时还能心存善念、贪念中总带着精神的迷茫、迷途中总能抬头启盼精神的光亮,这样的写法比一味夸张地写苦难、写欲望的作品要高明很多。

    第三名

    作品:《喀什噶尔》

    作者:王刚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期刊:《当代》2016年第1期

    《喀什噶尔》是一部另类的书写青春的作品。与以往作家写兵团战士的革命激情不同,《喀什噶尔》将所有人的行为放到“我”——王迪化这个有“自由主义思想”的文工团战士的审视当中,时代强加的对革命、爱情的正统规定与一个被青春荷尔蒙支配的自然心灵间引发了一场场冲突,一个特殊时代肃穆的词语体系在一个个鲜活生命的被伤害、被牺牲中近乎狰狞地呈现出来;被时代遮蔽的正常人性也在“我”日常生活的一点点“违规”中显露出冰山一角;而青春的激情,也在恐惧与幸福的互相抵达中化作美丽的音符,成为青春记忆的主旋律。

    第四名:

    作品:《百年密意》

    作者:杨志鹏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期刊:《中国作家》长篇小说增刊

    《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5期

    《百年密意》精彩地写出了当下中国二十年来经济社会政治生活的交叉地带核心领域,给出了一个生动逼真可信的几近工笔的刻写。为当代中国社会历史给出了一个鲜活准确的记录。这个功绩就是很大的。

    《百年密意》的遗憾就在于历史书写的乏力、历史书写的模式化——它对故乡历史的书写、对家世想象完全落在了贾平凹、莫言营造的模式中。故乡高僧的书写和主人公最后的皈依佛门连同五台山之行都把原本应该虚写、虚设的景象、境界坐得过实,反而是整个小说叙事落在了陈旧的历史意识、历史观念层面,小说丧失了现代性的社会观照智慧与觉悟。

    第五名:

    作品:《人境》

    作者:刘继明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期刊:《芳草》2016年2期总第665期

    《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4期

    《人境》是一部展现中国城市与乡村六十多年巨变的现实主义力作,是一部思考农村、农民出路的作品。主人公马垃曾在逯永嘉老师的引导下离开乡村,办过企业,见过世面、挣过大钱,也因企业负债过多蹲过监狱。正是这样的经历让马垃坚信自己的事业在乡村,也让他更清晰地看到农村人只有回到土地上,才能活得更有尊严。为此马垃带领谷雨、小拐儿等人在家乡神皇洲建立起“同心合作社”,幻想建立一个大家互相帮助、共同富裕、保护环境、生产绿色农产品的乡村乌托邦。作品也写到在外来资本的巨大冲击下,靠个人英雄主义拯救乡村力量的渺小。

    作品对农村生活的诸多细节描写十分传神,塑造的乡村人物赵广富、谷雨等形象富有个性。但作品对城市生活的描写则显得比较单薄,马垃与逯老师的创业过程写得很拖沓。丁友鹏、李海军等“反面”人物形象也写得太面具化。

责任编辑: 苏娜
客户端中查看
手机中查看
标题图片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