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9/10/29/201910291572339663875_408.mp4

     前言:说到冶金考古,我们不得不提到冶金技术,这项技术对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起到重要作用。可以说冶金技术代表了一个时期的生产力,是整个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变革的“助推器”。如今冶金考古研究迎来它的蓬勃发展,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陈建立就是冶金考古研究的一员。

     考古赋予了我人文梦想

     陈建立本科就读于河南师范大学物理系,由于对物理学科有极大兴趣,他在毕业前决定报考北京科技大学物理研究生。陈建立没想到他的职业规划,就此在北京科技大学发生改变。原来他的导师考虑陈建立来自于师范大学,文笔会好一些,建议他从材料物理转移到科学技术史的研究。“这对我来说思想上产生波折,一次机会我看到了很多漂亮的遗存、遗物后激起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好奇。”陈建立说,从现代材料的研究到古代材料研究,除了研究对象不同,基本的方法还是一样的,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好奇,激起了陈建立的人文梦想,考古之路就此开始。   

     我们可以浪迹天涯 四海为家

     陈建立印象最深的是在河西走廊的矿冶考察中,发现了一系列早期冶铜遗址,出土了大量冶炼遗物,使他更加的了解到河西走廊的人文历史以及当地的资源状况。“田野是我们考古的第一现场,我们研究的对象散布在田野上的地表、地下,你必须通过田野工作来发现这些遗存、遗物、遗址,然后带到实验室研究。”陈建立说,这一个研究的过程就像刑侦工作,通过线索去探索历史的真相。   

  “我们的理想是通过自然科学的手段,去实现我们的人文梦想。”陈建立说,科学技术给我们带来理性,人文学科给我们带来激情,而考古学就是理性与激情相结合的一种学科。在陈建立看来,研究古代科技,除了原材料,更应该可以看到工艺、技术背后的人和管理的问题。

 “ 我们现存的遗存、遗迹是我们中华文明的根脉,通过考古对他们的价值进行揭示,进行保护,以及传承,这就是我们考古的价值。”陈建立说。

策划/张若梦

编导记者/房小棋

责编/李凯馨 

联系电话/86-10-8882 8023

联系邮箱/hi_chinese@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