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在海拔1600米的隆林各族自治县德峨镇的一间泥瓦灶房中,彝族妇女王继芬弯着腰,往土灶里添柴,火烧得干柴噼啪作响,她的脸氤氲在蒸汽中,眼睛不时观察着锅里正在熬制的菜豆腐,一种她要在天亮后提到圩上卖的彝族特色食品。

http://images.china.cn/site1000/2020-12/28/6ce95ef6-0c14-4b44-88aa-6b20ad9acb82.jpg

  每逢圩日,德峨镇15个自然村的村民便聚集于集镇。他们中有人带了手工蜡染布料,有人背来了自家田里种的菜和山上摘的果,有人牵来了喂养多日的牛羊。他们多数和王继芬一样自产自销,也在圩上交易生活所需。近两年,随着水泥路一直通到了村屯,来赶圩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拥有20多年做菜经验的王继芬做的菜豆腐很受欢迎,总有男女老少被揭锅时那一团热气吸引来,坐下吃上一碗,而后再融入赶圩的人流中。

  这是王继芬在德峨镇居住的第22年。25年前,经表姐撮合,她和小学同学成婚,随后和丈夫从寨子搬出,成为在此居住的第一户人家。“我刚搬来时,这里还是一片荒地。”艰难度日的夫妻俩先是临时搭建茅草房为庇护之所,稳定之后又搬入了自建的泥瓦房,近年通过政府农村危房改造的政策,他们又住进了坚固的砖房。在这期间,两个儿子相继出生,长大成人。

  经过悉心的经营,2014年,王继芬家退出贫困序列。

  2019年初,一家人的平静生活被突如其来的大病打破。王继芬丈夫被查出身患重疾,不久抱憾过世,期间产生的治疗费用经新农合报销后,还有近30万的“窟窿”,全家人险些因此返贫。而王继芬也有支气管哮喘的病根,需要吃药维持。德峨村第一书记胡朝晖第一时间了解到此事,主动帮王继芬四处奔走,在民政部门申请到了大病医疗救助金近15万元,帮一家人渡过难关。

http://images.china.cn/images1/ch/2020longlin/src/assets/4.jpg

  “政府已经帮我们太多了。我们有手有脚,能做点啥补贴家用就要尽力做。”

  后来,大儿子学得一技之长,成为一名货车司机;小儿子在当地政府帮扶政策下获得了临时性公益岗位;王继芬除了圩日白天卖菜豆腐和玉米饭,平时收烟叶打零工。在政府产业奖补政策的鼓励下,她每天晚上还经营着烤鱼店。一家人不等不靠,通过勤奋劳动获得经济收入。今年年底,王继芬家已经把剩余的债务还清。

  “还上了债,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回访王继芬家时,德峨村第一书记胡朝晖鼓励道。


  临近早上七点,巷子里已经有了行人的声响,一些早起的商贩支好了摊位坐在路边,王继芬也提着豆腐出摊了。在小儿子和儿媳的帮助下,她支上了四口锅,锅里不仅有和汤料炖在一起的菜豆腐,还有传统特色的玉米饭。随着第一位客人的到来,王继芬的豆腐摊开张了。

  晨雾逐渐散去,阳光洒满集市。新的一天开始了。

  胡朝晖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2018年年初,单位领导征求胡朝晖的意见,问他是否愿意作为第一书记前往隆林各族自治县扶贫。这位从小生活在城市、工作在城市的人,彼时已年近50,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面对各种牵绊,18年军旅生涯的职业本能告诉他: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从此,胡朝晖便离开南宁,开启了近三年的“第一书记”履职之旅。

  在新老扶贫工作队员交接会上,胡朝晖的部门领导留给他“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八个字。原来,胡朝晖就任时,他担任第一书记的德峨村已于2017年达到整村脱贫“十一有一低于”的标准,条件较好的贫困户已经达到了“八有一超”的脱贫标准。他的任务不仅是要巩固整村脱贫的成果,还要啃下剩下的贫中之贫的“硬骨头”。

       担任第一书记期间,胡朝晖常常入户走访,以至于老百姓家中养的狗见了他以为是家人而不吠,因此他还被人送了“狗不理书记”的外号。为了在石漠化片区发展产业,他争取各种资金项目,带领乡亲们种桑养蚕、建黑猪养殖场。为了丰富少数民族百姓的精神文化生活,他给老百姓建了篮球场,安装了健身器材,修了图书角、室内外文化中心,开展“乡村夜话”活动,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还引入了应急广播。他成立村民议事会、道德评议会、红白理事会等,引导老百姓移风易俗、改变观念。乡村振兴阶段,老百姓必须参与其中,胡朝晖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村民们人人出力、户户出工,设计建造了富有民族风情的凉亭、花圃和乡愁馆。 

  别看胡朝晖现在在村里如鱼得水,三年前和老百姓打交道时,他却常因文化差异大和理念观念不合而感到格格不入,工作难以开展,“觉得自己像是土匪进村”。随着产业发展步入正轨,村容村貌越来越美,老百姓生活质量提高,胡朝晖也获得了村民的信任与支持,走在路上都会有村民主动和他打招呼,邀请他去家里坐坐、吃个饭。“有次入户家访时,老百姓说,第一书记来到村里纯粹是为了帮他们,背井离乡很不容易。”村民的话令胡朝晖深受感动。 

  第一书记的工作是暂时的,他早晚会离开,而乡村振兴各项工作的开展却是要长久坚持的。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为这里的长远发展留下一支带不走的“能打胜仗”的队伍,成为胡朝晖朝思暮想的课题。在胡朝晖的带领下,村两委建立起了一支团结实干的团队。“相信当我离开德峨村的那天,他们一样能够适应乡村振兴的繁重工作。”

  “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贫困面大,贫困度深。很长时间里,自然条件恶劣、底子差、欠账多,是这里难以拔出穷根的原因。”百色市政协副主席、隆林各族自治县县委书记张启胜说。

  隆林各族自治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又是广西确定的四个极度贫困县之一。从行政区域上看,隆林位于百色市西北部。从地形地貌上看,它地处云贵高原的东南边缘,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水土流失后裸露的基岩无法涵养水源,不仅给当地百姓带来了严重的饮水问题,也无法支撑农作物生长。

  2011年,张启胜就任隆林各族自治县县委书记。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在对贫困户做出精准识别后,隆林县倒推工期,制定出五年的攻坚计划。“这也是任务最繁重的五年。”张启胜回忆,“我们提出,第一,不等不靠,主动摘帽。第二,我们要用极致的拼搏战胜贫困,用最硬的作风啃下最硬的骨头。”2020年11月2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宣布隆林退出贫困县序列,全县上下都很激动。“多年的攻坚,最终取得了胜利,大家都很不容易!”

张启胜接受中国网记者专访

  • 2016年至2020年,全县累计实现减贫1969986712人,脱贫97个贫困村,贫困发生率从23.57%下降为0

  • 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共投资7.9204亿,实施通屯道路共10462340.8公里;投资10.34亿元,实施电网改造项目1352项,建设基站387个,913个通网络宽带项目

  • 产业发展方面:“以奖代补”项目累计奖补4.06万户次贫困户,兑现奖补资金1.85亿元

  • 易地扶贫搬迁方面,投资16.58亿元,共完成了440319174人搬迁任务

  • 教育方面,共投资36515万改善教学条件投入

  • 促进就业方面:开展农民工技能培训264期,培训总人数13035人,其中贫困户6959人,易地搬迁户2536人,培训后实现就业5253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政府号召各级党委和政府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帮助贫困地区的人民摆脱贫困。根据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公开信息,1986年,中国第一次确定了331个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其中少数民族贫困县有141个。此后,对重点扶持县的认定调整过三次:1994年,中国颁布实施《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1994年—2000年)》,对贫困县做出了第一次调整,确认的592个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中,有257个少数民族县。2001年和2010年,为期10年的《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连续两次颁布实施,两次对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更名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做出调整,不仅把中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作为扶贫开发的重点,还在连片特困地区县的设立上对少数民族县予以倾斜照顾,确立了包含西藏自治区、四省藏区、新疆自治区南疆三地州的14个脱贫攻坚的主战场。进入以上14个片区的680个县中,包含民族自治地方县371个。

  尽管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标准几经调整,名单多次更迭,但隆林各族自治县因其历史、地形、气候、环境等原因,从未出列。这个集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边远山区、连片特困地区、水库移民区和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六区合一”的国家级贫困县,脱贫工作开展得举步维艰。

http://images.china.cn/images1/ch/2020longlin/src/assets/bg_1.jpg

       2013年11月,习近平到湖南湘西考察时首次做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

  2014年5月12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实施方案》,对贫困户和贫困村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管理和精准考核,构建精准扶贫工作长效机制;5月—10月,全国开展贫困识别和建档立卡工作,建立起全国扶贫开发信息系统。

  2015年10月16日,习近平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强调,中国扶贫攻坚工作实施精准扶贫方略,增加扶贫投入,出台优惠政策措施,坚持中国制度优势,注重六个精准,坚持分类施策,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易地搬迁安置一批,通过生态保护脱贫一批,通过教育扶贫脱贫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

  十八大以后,从中央到地方,从行业到部门,精准扶贫的系列工作机制、实施方案、政策文件密集出台。除了积极发挥政府职能,还极大地调动了社会力量参与扶贫。

  “全面实现小康,少数民族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要以时不我待的担当精神,创新工作思路,加大扶持力度,因地制宜,精准发力,确保如期啃下少数民族脱贫这块‘硬骨头’,确保各族群众如期实现全面小康。”2015年1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民委一份简报上作出批示。

  2016年12月24日,国务院印发并实施《“十三五”促进民族地区和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这是我国民族工作领域首个国家重点专项规划,对“十三五”时期国家支持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加强民族工作作出全面部署。它着眼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难点问题,有针对性地从财政、投资、金融、产业、土地、社会、环境、人才和帮扶9个方面明确提出了差别化支持政策。

  在精准扶贫的框架下,中国脱贫攻坚的战场上,除了冲锋在一线的第一书记等驻村工作队员,还有各级定点单位做后援支持力量。以隆林县为例,就有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自治区广电局、自治区林业局、广西广播电视台等中直、区直单位进行定点帮扶。这些支持单位有的带来了项目,有的带来了资金,有的带来了技术,应贫困所需,尽其所能,在各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此外,作为集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边远山区、连片特困地区、水库移民区和滇桂黔石漠化片区为一身的国家级贫困县,隆林各族自治县全面脱贫的过程凝聚了国家所能调动的方方面面的力量。

  “感谢国家,给予那么利好的政策,大力给予我们资金、项目、人才等方面的倾斜,我们才能够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张启胜说。

2016年12月8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关于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指导意见》有关情况

  2016年年底,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包括对东西部协作关系进行调整,确定了东部249个经济较发达县(市、区),与西部地区354个贫困县开展“携手奔小康”行动,其中少数民族县占267个。作为西部受帮扶对象,广西壮族自治区与广东省结对,围绕开展产业合作、组织劳务协作、加强人才支援、加大资金支持、动员社会参与五个方面进行具体落实。 


  根据结对关系,深圳市罗湖区与隆林各族自治县展开协作,双方按照“合作为先、产业为重,人才为要”的思路,在项目落地、产业发展、人才培养、教育为生、劳务合作等方面形成资源共享。受限于客观环境,隆林县缺乏劳动密集型企业,本地贫困群众就业机会很少,因此,就业扶贫成为两地协作工作的重中之重。2017年至今,隆林县通过粤桂劳务协作输出十余万劳动力,有30余家深圳企业与隆林县建立了稳定的劳务协作关系。2020年5月13日,全国首个粤桂扶贫劳务协作服务中心亮相隆林县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鹤城新区,服务中心通过大数据分析为劳务工建档立卡,实时动态追踪的同时保证持续服务,从根源上杜绝因失业造成返贫。

http://images.china.cn/site1000/2020-12/28/78d39436-2935-4afe-bed8-ad880669b243.jpg
http://images.china.cn/site1000/2020-12/28/37198b6e-5a53-4104-9e39-b4cbcac0405b.jpg

  提升贫困地区教育和医疗水平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粤桂扶贫协作的重点。

  鹤城新区是隆林各族自治县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在鹤城新区,为了安置搬迁群众适龄儿童就学问题,隆林县政府在此建立了一所公办幼儿园。 其中深圳罗湖区出资2000万,超过建设总费用的三分之二。隆林罗湖幼儿园挂职副园长刘院英则是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选派来隆林支教教师队伍中的一员。

  “听到教育局选派教师,我主动报的名,我觉得把自己多年所学的幼儿教育理念带到这里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但仅靠着一腔热情去支教是远远不够的,在新的岗位上,刘院英需要时刻去解决现实问题。“这边园区虽然是新的,但教学物资还是很匮乏,我马上联系了罗湖教工幼教集团,也就是我的‘娘家’,他们在深圳通过向社会募集的形式,为咱这边捐赠70多箱教学用品,包括美术颜料、画笔、画纸、科学探索玩具、服装、乐器等等。”

  来自深圳市中医院的消化内科医生康建媛也在隆林工作了有一段时间。“刚开始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我的两个孩子一个七岁一个三岁,正是需要妈妈陪伴的年龄。但作为党员,做这些义不容辞,我的家人也很支持我,婆婆主动提出帮我带孩子。”

  康建媛介绍,深圳市中医院自2017年10月与隆林县人民医院缔结对口帮扶关系以来,共派出10批次20名专业技术人才到隆林县,且均为主治医师以上职称。除此之外,罗湖区还积极组织参与送医下乡、义诊咨询、健康宣讲等系列公益活动,让隆林县百姓享受更好的医疗保障。“记得十几年前看感动中国节目,有一位在乡村支医几十年的老医生让我深受感动。如今我来到隆林县,能帮助到这里的老百姓,觉得自己年轻时候的梦想实现了。”

  有资料记载,宋朝时“茶马古道”的起点就位于今百色市境内。从古至今,世代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与茶这片神奇的“东方树叶”息息相关。位于隆林县德峨镇平均海拔1680米处的三冲村,山岭连绵,土壤肥沃,常年有云雾缭绕,是得天独厚的茶叶黄金产区。这里就是陶思艺的故乡。

  20世纪80年代末,陶思艺的父亲陶德武带领乡亲们在群山中开垦出这片茶园。2011年,大学毕业的陶思艺毅然返乡协助父亲打理企业,并逐步成为企业法人。如今,“三冲茶”种植面积超过3000亩,合作覆盖三冲村19个屯526户人家。陶思艺的企业,为父老乡亲的脱贫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隆林,像陶思艺这样的致富带头人不胜枚举。他们迈出的勇敢一步,不仅为家乡父老提供了生计,更是像燎原之火一样,点燃更多隆林人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在政府的引导下,隆林百姓着重发展种桑养蚕、板栗、黑猪等集成化较高、覆盖面广、带贫作用明显的特色产业。在外部力量帮扶及自身奋进努力的联合作用下,这个曾经贫困发生率接近四分之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县,不仅摆脱了贫困的泥沼,也激发了世居百姓不等不靠、自己动手打造未来生活的不懈追求。

【黎艳红,壮族】“我们村以前交通很不便利,去镇上要走四五个小时,现在政府出钱修了路,20多分钟就能到镇上。”如今,黎艳红的两个孩子都已外出务工,她和丈夫种的火姜也有了销路。

【田腰妹,苗族】“我们家现在住的这三层小楼,就是政府给我们盖的。”让田腰妹开心的不仅是搬进新居,她的女儿也走出了山沟进了城,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郭卜凤,仡佬族;黄树妹,彝族】“在家种桑养蚕,比外出打工挣得都多,而且收入还稳定。”对于郭卜凤夫妇来说,蚕丝就是金丝,更是他们过上好日子的保障。

【沈保英,汉族】“以前我做梦都不敢想住上这么好的房子,感谢国家感谢党!”沈保英的孩子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的学校读书,她也在社区内工作,生活便捷了许多。

【王继芬(右二),彝族】“多亏扶贫干部帮我们家申请了大病救助,我们一家四口才缓了过来。”如今,王继芬自己经营着小买卖,两个儿子也都有工作,一家人踏踏实实地奔向好生活。

http://images.china.cn/site1000/2020-12/28/fac29544-27a5-4751-ad05-681e2830fabf.jpg

  天色渐晚,德峨镇忙碌的圩日接近尾声。王继芬提起已沽清的菜豆腐塑料桶,收拾摊位准备回家协助儿媳,张罗一顿丰盛晚饭。

  三冲村茶山上依旧蒙着薄薄的雾气,陶思艺在茶厂中接待了一位外地客商,定下了明年春茶的采购协议。她用自己在省会的房子做抵押,向银行提出贷款申请,打算明年在市场上进一步推广家乡的茶叶品牌,并为企业增建一条生产线。

  百色开往南宁的高铁上,胡朝晖手捧着保温杯凝视着窗外——最近村里的事务繁重,他已经数周没见到家人,这次趁着来省里开会,能难得在家里过个周末。他一会儿琢磨着为孩子报什么兴趣班,一会儿又思考着周一会议上,如何能为德峨村的百姓争取到更多的政策帮扶。

  张启胜在山路上颠簸了一整天,视察了隆林县几处特色产业领头企业。他深知构筑稳定的产业基础是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关键。他即将再次前往深圳,为隆林县发展吸取更多先进经验,积蓄更多外部力量。

  摆脱绝对贫困,隆林各族自治县这份来之不易的成绩,凝结了无数人的努力,他们在不同岗位上为隆林的全面脱贫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如今,贫困的帽子虽已摘掉,但在巩固脱贫成效的同时开展乡村振兴建设的任务刻不容缓。千千万万隆林儿女的力量正汇聚成星辰大海,在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的新征程上,向着建设安居乐业美丽家园的目标奋力前奔!

隆林各族自治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西北部,地处云贵高原的东南边缘,是中国仅有的两个各族自治县之一,苗族、彝族、仡佬族、壮族、汉族五个民族世居于此,被联合国称为“活的少数民族博物馆”。2020年年底,这个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历史性地告别了延续千年的绝对贫困,和全国人民一起站在了实现全面小康的新起点。隆林儿女的故事,拼成了脱贫攻坚战场的一个截面。他们突围的过程,是少数民族地区在党的领导下发挥社会主义制度政治优势的生动案例。


  凌晨两点,在海拔1600米的隆林各族自治县德峨镇的一间泥瓦灶房中,彝族妇女王继芬弯着腰,往土灶里添柴,火烧得干柴噼啪作响,她的脸氤氲在蒸汽中,眼睛不时观察着锅里正在熬制的菜豆腐,一种她要在天亮后提到圩上卖的彝族特色食品。

  每逢圩日,德峨镇15个自然村的村民便聚集于集镇。他们中有人带了手工蜡染布料,有人背来了自家田里种的菜和山上摘的果,有人牵来了喂养多日的牛羊。他们多数和王继芬一样自产自销,也在圩上交易生活所需。近两年,随着水泥路一直通到了村屯,来赶圩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拥有20多年做菜经验的王继芬做的菜豆腐很受欢迎,总有男女老少被揭锅时那一团热气吸引来,坐下吃上一碗,而后再融入赶圩的人流中。

  这是王继芬在德峨镇居住的第22年。25年前,经表姐撮合,她和小学同学成婚,随后和丈夫从寨子搬出,成为在此居住的第一户人家。“我刚搬来时,这里还是一片荒地。”艰难度日的夫妻俩先是临时搭建茅草房为庇护之所,稳定之后又搬入了自建的泥瓦房,近年通过政府农村危房改造的政策,他们又住进了坚固的砖房。在这期间,两个儿子相继出生,长大成人。

  经过悉心的经营,2014年,王继芬家退出贫困序列。

  2019年初,一家人的平静生活被突如其来的大病打破。王继芬丈夫被查出身患重疾,不久抱憾过世,期间产生的治疗费用经新农合报销后,还有近30万的“窟窿”,全家人险些因此返贫。而王继芬也有支气管哮喘的病根,需要吃药维持。德峨村第一书记胡朝晖第一时间了解到此事,主动帮王继芬四处奔走,在民政部门申请到了大病医疗救助金近15万元,帮一家人渡过难关。

  “政府已经帮我们太多了。我们有手有脚,能做点啥补贴家用就要尽力做。”

  后来,大儿子学得一技之长,成为一名货车司机;小儿子在当地政府帮扶政策下获得了临时性公益岗位;王继芬除了圩日白天卖菜豆腐和玉米饭,平时收烟叶打零工。在政府产业奖补政策的鼓励下,她每天晚上还经营着烤鱼店。一家人不等不靠,通过勤奋劳动获得经济收入。今年年底,王继芬家已经把剩余的债务还清。

  “还上了债,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回访王继芬家时,德峨村第一书记胡朝晖鼓励道。


  临近早上七点,巷子里已经有了行人的声响,一些早起的商贩支好了摊位坐在路边,王继芬也提着豆腐出摊了。在小儿子和儿媳的帮助下,她支上了四口锅,锅里不仅有和汤料炖在一起的菜豆腐,还有传统特色的玉米饭。随着第一位客人的到来,王继芬的豆腐摊开张了。

  晨雾逐渐散去,阳光洒满集市。新的一天开始了。


全景直击:德峨镇的圩日

  胡朝晖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2018年年初,单位领导征求胡朝晖的意见,问他是否愿意作为第一书记前往隆林各族自治县扶贫。这位从小生活在城市、工作在城市的人,彼时已年近50,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面对各种牵绊,18年军旅生涯的职业本能告诉他: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从此,胡朝晖便离开南宁,开启了近三年的“第一书记”履职之旅。

  在新老扶贫工作队员交接会上,胡朝晖的部门领导留给他“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八个字。原来,胡朝晖就任时,他担任第一书记的德峨村已于2017年达到整村脱贫“十一有一低于”的标准,条件较好的贫困户已经达到了“八有一超”的脱贫标准。他的任务不仅是要巩固整村脱贫的成果,还要啃下剩下的贫中之贫的“硬骨头”。


互动视频:第一书记的驻村日记

       担任第一书记期间,胡朝晖常常入户走访,以至于老百姓家中养的狗见了他以为是家人而不吠,因此他还被人送了“狗不理书记”的外号。为了在石漠化片区发展产业,他争取各种资金项目,带领乡亲们种桑养蚕、建黑猪养殖场。为了丰富少数民族百姓的精神文化生活,他给老百姓建了篮球场,安装了健身器材,修了图书角、室内外文化中心,开展“乡村夜话”活动,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还引入了应急广播。他成立村民议事会、道德评议会、红白理事会等,引导老百姓移风易俗、改变观念。乡村振兴阶段,老百姓必须参与其中,胡朝晖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村民们人人出力、户户出工,设计建造了富有民族风情的凉亭、花圃和乡愁馆。 

  别看胡朝晖现在在村里如鱼得水,三年前和老百姓打交道时,他却常因文化差异大和理念观念不合而感到格格不入,工作难以开展,“觉得自己像是土匪进村”。随着产业发展步入正轨,村容村貌越来越美,老百姓生活质量提高,胡朝晖也获得了村民的信任与支持,走在路上都会有村民主动和他打招呼,邀请他去家里坐坐、吃个饭。“有次入户家访时,老百姓说,第一书记来到村里纯粹是为了帮他们,背井离乡很不容易。”村民的话令胡朝晖深受感动。 

  第一书记的工作是暂时的,他早晚会离开,而乡村振兴各项工作的开展却是要长久坚持的。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为这里的长远发展留下一支带不走的“能打胜仗”的队伍,成为胡朝晖朝思暮想的课题。在胡朝晖的带领下,村两委建立起了一支团结实干的团队。“相信当我离开德峨村的那天,他们一样能够适应乡村振兴的繁重工作。”

纪录片隆林儿女

  “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贫困面大,贫困度深。很长时间里,自然条件恶劣、底子差、欠账多,是这里难以拔出穷根的原因。”百色市政协副主席、隆林各族自治县县委书记张启胜说。

  隆林各族自治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又是广西确定的四个极度贫困县之一。从行政区域上看,隆林位于百色市西北部。从地形地貌上看,它地处云贵高原的东南边缘,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水土流失后裸露的基岩无法涵养水源,不仅给当地百姓带来了严重的饮水问题,也无法支撑农作物生长。

  2011年,张启胜就任隆林各族自治县县委书记。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在对贫困户做出精准识别后,隆林县倒推工期,制定出五年的攻坚计划。“这也是任务最繁重的五年。”张启胜回忆,“我们提出,第一,不等不靠,主动摘帽。第二,我们要用极致的拼搏战胜贫困,用最硬的作风啃下最硬的骨头。”2020年11月2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宣布隆林退出贫困县序列,全县上下都很激动。“多年的攻坚,最终取得了胜利,大家都很不容易!”

张启胜接受中国网记者专访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政府号召各级党委和政府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帮助贫困地区的人民摆脱贫困。根据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公开信息,1986年,中国第一次确定了331个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其中少数民族贫困县有141个。此后,对重点扶持县的认定调整过三次:1994年,中国颁布实施《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1994年—2000年)》,对贫困县做出了第一次调整,确认的592个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中,有257个少数民族县。2001年和2010年,为期10年的《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连续两次颁布实施,两次对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更名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做出调整,不仅把中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作为扶贫开发的重点,还在连片特困地区县的设立上对少数民族县予以倾斜照顾,确立了包含西藏自治区、四省藏区、新疆自治区南疆三地州的14个脱贫攻坚的主战场。进入以上14个片区的680个县中,包含民族自治地方县371个。

  尽管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标准几经调整,名单多次更迭,但隆林各族自治县因其历史、地形、气候、环境等原因,从未出列。这个集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边远山区、连片特困地区、水库移民区和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六区合一”的国家级贫困县,脱贫工作开展得举步维艰。

       2013年11月,习近平到湖南湘西考察时首次做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

  2014年5月12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实施方案》,对贫困户和贫困村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管理和精准考核,构建精准扶贫工作长效机制;5月—10月,全国开展贫困识别和建档立卡工作,建立起全国扶贫开发信息系统。

  2015年10月16日,习近平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强调,中国扶贫攻坚工作实施精准扶贫方略,增加扶贫投入,出台优惠政策措施,坚持中国制度优势,注重六个精准,坚持分类施策,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易地搬迁安置一批,通过生态保护脱贫一批,通过教育扶贫脱贫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

  十八大以后,从中央到地方,从行业到部门,精准扶贫的系列工作机制、实施方案、政策文件密集出台。除了积极发挥政府职能,还极大地调动了社会力量参与扶贫。

  “全面实现小康,少数民族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要以时不我待的担当精神,创新工作思路,加大扶持力度,因地制宜,精准发力,确保如期啃下少数民族脱贫这块‘硬骨头’,确保各族群众如期实现全面小康。”2015年1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民委一份简报上作出批示。

  2016年12月24日,国务院印发并实施《“十三五”促进民族地区和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这是我国民族工作领域首个国家重点专项规划,对“十三五”时期国家支持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加强民族工作作出全面部署。它着眼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难点问题,有针对性地从财政、投资、金融、产业、土地、社会、环境、人才和帮扶9个方面明确提出了差别化支持政策。

  在精准扶贫的框架下,中国脱贫攻坚的战场上,除了冲锋在一线的第一书记等驻村工作队员,还有各级定点单位做后援支持力量。以隆林县为例,就有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自治区广电局、自治区林业局、广西广播电视台等中直、区直单位进行定点帮扶。这些支持单位有的带来了项目,有的带来了资金,有的带来了技术,应贫困所需,尽其所能,在各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此外,作为集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边远山区、连片特困地区、水库移民区和滇桂黔石漠化片区为一身的国家级贫困县,隆林各族自治县全面脱贫的过程凝聚了国家所能调动的方方面面的力量。

  “感谢国家,给予那么利好的政策,大力给予我们资金、项目、人才等方面的倾斜,我们才能够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张启胜说。

2016年12月8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关于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指导意见》有关情况

  2016年年底,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包括对东西部协作关系进行调整,确定了东部249个经济较发达县(市、区),与西部地区354个贫困县开展“携手奔小康”行动,其中少数民族县占267个。作为西部受帮扶对象,广西壮族自治区与广东省结对,围绕开展产业合作、组织劳务协作、加强人才支援、加大资金支持、动员社会参与五个方面进行具体落实。 


  根据结对关系,深圳市罗湖区与隆林各族自治县展开协作,双方按照“合作为先、产业为重,人才为要”的思路,在项目落地、产业发展、人才培养、教育为生、劳务合作等方面形成资源共享。受限于客观环境,隆林县缺乏劳动密集型企业,本地贫困群众就业机会很少,因此,就业扶贫成为两地协作工作的重中之重。2017年至今,隆林县通过粤桂劳务协作输出十余万劳动力,有30余家深圳企业与隆林县建立了稳定的劳务协作关系。2020年5月13日,全国首个粤桂扶贫劳务协作服务中心亮相隆林县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鹤城新区,服务中心通过大数据分析为劳务工建档立卡,实时动态追踪的同时保证持续服务,从根源上杜绝因失业造成返贫。

  提升贫困地区教育和医疗水平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粤桂扶贫协作的重点。

  鹤城新区是隆林各族自治县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在鹤城新区,为了安置搬迁群众适龄儿童就学问题,隆林县政府在此建立了一所公办幼儿园。 其中深圳罗湖区出资2000万,超过建设总费用的三分之二。隆林罗湖幼儿园挂职副园长刘院英则是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选派来隆林支教教师队伍中的一员。

  “听到教育局选派教师,我主动报的名,我觉得把自己多年所学的幼儿教育理念带到这里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但仅靠着一腔热情去支教是远远不够的,在新的岗位上,刘院英需要时刻去解决现实问题。“这边园区虽然是新的,但教学物资还是很匮乏,我马上联系了罗湖教工幼教集团,也就是我的‘娘家’,他们在深圳通过向社会募集的形式,为咱这边捐赠70多箱教学用品,包括美术颜料、画笔、画纸、科学探索玩具、服装、乐器等等。”

  来自深圳市中医院的消化内科医生康建媛也在隆林工作了有一段时间。“刚开始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我的两个孩子一个七岁一个三岁,正是需要妈妈陪伴的年龄。但作为党员,做这些义不容辞,我的家人也很支持我,婆婆主动提出帮我带孩子。”

  康建媛介绍,深圳市中医院自2017年10月与隆林县人民医院缔结对口帮扶关系以来,共派出10批次20名专业技术人才到隆林县,且均为主治医师以上职称。除此之外,罗湖区还积极组织参与送医下乡、义诊咨询、健康宣讲等系列公益活动,让隆林县百姓享受更好的医疗保障。“记得十几年前看感动中国节目,有一位在乡村支医几十年的老医生让我深受感动。如今我来到隆林县,能帮助到这里的老百姓,觉得自己年轻时候的梦想实现了。”


全景直击:隆林儿女的新机遇

  有资料记载,宋朝时“茶马古道”的起点就位于今百色市境内。从古至今,世代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与茶这片神奇的“东方树叶”息息相关。位于隆林县德峨镇平均海拔1680米处的三冲村,山岭连绵,土壤肥沃,常年有云雾缭绕,是得天独厚的茶叶黄金产区。这里就是陶思艺的故乡。

  20世纪80年代末,陶思艺的父亲陶德武带领乡亲们在群山中开垦出这片茶园。2011年,大学毕业的陶思艺毅然返乡协助父亲打理企业,并逐步成为企业法人。如今,“三冲茶”种植面积超过3000亩,合作覆盖三冲村19个屯526户人家。陶思艺的企业,为父老乡亲的脱贫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隆林,像陶思艺这样的致富带头人不胜枚举。他们迈出的勇敢一步,不仅为家乡父老提供了生计,更是像燎原之火一样,点燃更多隆林人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在政府的引导下,隆林百姓着重发展种桑养蚕、板栗、黑猪等集成化较高、覆盖面广、带贫作用明显的特色产业。在外部力量帮扶及自身奋进努力的联合作用下,这个曾经贫困发生率接近四分之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县,不仅摆脱了贫困的泥沼,也激发了世居百姓不等不靠、自己动手打造未来生活的不懈追求。

【黎艳红,壮族】“我们村以前交通很不便利,去镇上要走四五个小时,现在政府出钱修了路,20多分钟就能到镇上。”如今,黎艳红的两个孩子都已外出务工,她和丈夫种的火姜也有了销路。


【田腰妹,苗族】“我们家现在住的这三层小楼,就是政府给我们盖的。”让田腰妹开心的不仅是搬进新居,她的女儿也走出了山沟进了城,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郭卜凤,仡佬族;黄树妹,彝族】“在家种桑养蚕,比外出打工挣得都多,而且收入还稳定。”对于郭卜凤夫妇来说,蚕丝就是金丝,更是他们过上好日子的保障。

【沈保英,汉族】“以前我做梦都不敢想住上这么好的房子,感谢国家感谢党!”沈保英的孩子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的学校读书,她也在社区内工作,生活便捷了许多。

【王继芬(右二),彝族】“多亏扶贫干部帮我们家申请了大病救助,我们一家四口才缓了过来。”如今,王继芬自己经营着小买卖,两个儿子也都有工作,一家人踏踏实实地奔向好生活。

  天色渐晚,德峨镇忙碌的圩日接近尾声。王继芬提起已沽清的菜豆腐塑料桶,收拾摊位准备回家协助儿媳,张罗一顿丰盛晚饭。

  三冲村茶山上依旧蒙着薄薄的雾气,陶思艺在茶厂中接待了一位外地客商,定下了明年春茶的采购协议。她用自己在省会的房子做抵押,向银行提出贷款申请,打算明年在市场上进一步推广家乡的茶叶品牌,并为企业增建一条生产线。

  百色开往南宁的高铁上,胡朝晖手捧着保温杯凝视着窗外——最近村里的事务繁重,他已经数周没见到家人,这次趁着来省里开会,能难得在家里过个周末。他一会儿琢磨着为孩子报什么兴趣班,一会儿又思考着周一会议上,如何能为德峨村的百姓争取到更多的政策帮扶。

  张启胜在山路上颠簸了一整天,视察了隆林县几处特色产业领头企业。他深知构筑稳定的产业基础是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关键。他即将再次前往深圳,为隆林县发展吸取更多先进经验,积蓄更多外部力量。

  摆脱绝对贫困,隆林各族自治县这份来之不易的成绩,凝结了无数人的努力,他们在不同岗位上为隆林的全面脱贫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如今,贫困的帽子虽已摘掉,但在巩固脱贫成效的同时开展乡村振兴建设的任务刻不容缓。千千万万隆林儿女的力量正汇聚成星辰大海,在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的新征程上,向着建设安居乐业美丽家园的目标奋力前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