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片

“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的视频在网上热传

发布时间: 2016-01-27 12:47:49  |  来源: 辽宁高清  |  作者: tianmai  |  责任编辑: 吴爱凤

“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的视频在网上热传

25日,一段名为“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女孩指责医院号贩子“猖獗”,并质疑医院保安对号贩子不管不顾,导致自己和其他普通人排不上号。26日,北京青年报(ID:beijingqingnianbao)记者联系到该女孩,还原了当日的事件。

事件女孩指责医院不管号贩子

近日,一段标题为“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300元号炒到4500元”的视频在网上热传,随后引发社会关注。

视频中,身穿白色羽绒服女孩带着哭声指责医院保安“不作为”,不管号贩子的猖獗,而自己“排那么长时间的队却挂不到号”:“一个300块钱的号他们朝我要4500(元),老百姓看个病挂个号这么费劲呢,医院挂号的人、票贩子里应外合。”

“我们凭本事大早上在那等一天,挂不上号。你票贩子,哪怕说你站在这挣本事钱,站着受冷也行。你们票贩子占个东西,最后快要签到了来了10多个人往这一站,你们是啥呀?你们咋这么猖獗呢?”女孩对着挂号窗口位置大声喊着,并不断质疑称“票贩子安排排队,保安不安排排队,票贩子把自己人都安排在前面,后面的老百姓不敢吱声。”

与此同时,女孩身边围了很多群众,视频中还有人给女孩递水,并提醒女孩询问警察来了没有。但在这段视频中,并未发现有人与女孩争执,也没有人回应女孩的喊叫。

讲述前一天曾被号贩子“威胁”

1月26日早,北青报记者来到事发的广安门中医院,两名身着志愿者服装的引导员告诉记者,她们看到了此事,“事情发生在19日早上7点左右”。

在医院保卫科室,几名保安人员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当天的事发经过。一名19日当天在挂号大厅执勤的保安介绍:“那天医院挂的周医生的号,周医生是肠胃方面的专家,一天看10个病人。”

北青报记者从医院当天的监控视频看到,这名女孩当时排在靠近过道的第四支队伍里的第三位。据保安描述,轮到女孩时周医生的号没有了,“挂号的医生有手快的也有手慢的,四队人里总有排在第三个的挂不上周医生的号。”随后女孩情绪有点激动。“伸手要去拽挂号科室的门,还朝着里面负责挂号的医生问为什么她没排到号。”被保安阻拦之后,女孩退回到大厅位置,“开始指着挂号窗口的位置嚷起来”。女孩随后报了警,十分钟左右,警察到达现场,带着女孩和几名围观的人来到了保卫科室。

保安回忆,女孩在办公室哭着说她说是为母亲来排号的,自己18日已经来过一次,“没排上号”,当天号贩子跟她接触过,但被她拒绝了。“她说号贩子威胁她,跟她说‘你就算是排第一个,我也能让你挂不上号’。”

进展医院发声明称“无保安参与”

26日上午8时许,在医院办公室宣传科,一位刘姓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院方正在对此事展开调查,之后将会公布调查进展情况。

下午14时许,广安门中医院发布关“女孩痛斥号贩子视频”的情况说明。声明中称院方调查情况如下:2016年1月19日,视频中的女患者未挂上脾胃病科专家号,提出疑义,并拨打110报警。

为不影响正常医疗秩序和其他患者就诊,我院工作人员即为其安排其他专家处就医。该患者就诊后自行离开。经医院初步调查,此次事件无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此外,声明中补充说,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最终结论以警方调查核实为准。

表态卫计委:对“号贩子”始终零容忍

针对“怒斥黄牛的视频”,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6日也发布回应,称对依法打击“号贩子”的态度是明确的,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

回应称:关于近日网上流传的“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经我们核实,视频发生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

“号贩子”严重扰乱医院治安和就医环境,在社会上造成很坏影响。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对依法打击“号贩子”的态度是明确的,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长期以来,我们多次配合公安机关开展了打击扰乱医疗机构正常就医秩序的行动。今后,也将继续配合公安机关做好相关工作。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加强医疗机构内部管理,做好预约挂号平台建设,为患者提供正常的就诊秩序。

如果市民朋友和广大患者发现有医疗机构的不法分子内外勾结、扰乱医疗秩序的,可随时向公安机关或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提供线索证据。

回应女孩称自己有“难言之隐”

26日,北青报记者辗转联系到视频中这个女孩的朋友。他告诉记者,19日女孩是给母亲挂专家号看病的。发生争吵后,女孩最终给母亲挂了一个普通号,看完病后带着母亲回了老家。“本来听她说是攒好了钱,希望能来北京的大医院给母亲好好看病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此外,女孩的朋友透露,女孩回到老家后,还接到了一些陌生电话和短信的威胁,“她说是号贩子打给她的,但她自己也不知道号码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她连着好几天被这些威胁电话骚扰,担惊受怕的。她说这家医院治疗她母亲的病挺有效果的,可她怕再带母亲来复查时会遇到危险。”

26日下午,记者联系到视频中的女孩,通话过程中,女孩表示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我妈妈还生病瘫痪在床上,我要照顾她,只想带她好好看病,不想受到这么多关注。”而对于回家后遭遇到“号贩子”的“威胁”一事,女孩沉默了一会儿后回应称,“我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对于这个不想说太多。”

她还告诉记者,带妈妈来北京看病,她们租住在医院附近的一间地下室,每天租金130元。每次去医院,妈妈都由她背过去。现在她很担心以后再也不能到那家医院看病了。

探访500元专家号号贩子要两千

26日北青报记者在广安门中医院挂号大厅看到,医院的规定的放号时间是早7点左右,而6点左右挂号大厅已经排了四队人,队尾已排到旁边大厅,队伍中间有不少人带着小板凳。在队伍不远处,站着几名保安。

7时30分许,记者在挂号大厅现场看到了保安人员查到了几名号贩子,而周围也有几位市民跟疑似号贩子的人询问专家号。

北青报记者以患者身份,电话联系了几名号贩子。在得知记者想要挂广安门医院某知名医生的号后,两名号贩子分别向记者报价1500元和6000元,后者报价最终降至2000元,而该专家的号原本挂号费用是500元。

号贩子解释,加的钱一般与这个专家的“热度”有关,部分号贩子会要求提前收取一至两百元不等的“预约定金”,剩余的钱挂上号看完病再补交。号贩子称如果需要帮忙挂号还需要记者提供“病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不用来排队等着,到点了直接来看病就行。”号贩子告诉记者。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部分号贩子会雇佣一些无业人员在医院起早排队,排上号后转手卖给病人。一名广安门医院的保安回忆称,仅在2015年,他们“抓到现行”的号贩子交易就有200次左右。保安补充说,即使被抓到号贩子和需要专家号的人进行交易的现场,这些号贩子可能最多只是会被拘留5-7天,“哪怕集中整治过之后,他们隔断时间又会卷土重来。”

责任编辑: 吴爱凤
标题图片
中国网官方微信